APP简体繁体收藏本站

《中国节·春节》陶老的春节记忆(第一集)

发布时间:2019-03-07 09:19 来源: 作者:
字号:【
【收藏】
背景颜色:淡绿色淡黄色白色

  【栏目片花】讲小康故事 品农家生活 走创富之路——小康农家

  【鞭炮声:(孩子)过年啦、过年啦】

  关常:讲小康故事、品农家生活、走创富之路。听众朋友们大家好,我是主持人关常。

  凤婷:农民朋友们大家好,我是主持人凤婷,欢迎收听今天的《小康农家》。

  关常:时间过得真快,一年一度的新春佳节已经到来,这是一个有着深厚文化内涵和情感的节日。

  凤婷:在这一天,不光是现代的人们对它充满了无限的向往,无数的文人墨客也曾对它进行抒怀,新春佳节蕴含了怎样的情感?为什么它如此的牵动人心?今年大家春节又准备如何过呢?今天的节目我们就来聊一聊。

  关常:今天我们还邀请到了中央民族大学民俗学资深教授、国际亚细亚民俗学会会长陶立璠,请陶老师为我们解读春节文化。

  —音乐淡入—

  陶立璠,中央民族大学民俗学资深教授,国家非遗保护专家委员会委员,国际亚细亚民俗学会会长。主要著作有《民俗学概论》、《民族民间文学基础理论》、《神秘新奇的世界—民族民俗审美谈》。曾担任《中国大百科全书?中国文学卷》少数民族文学分支副主编,现任《中国民间文学集成》总编委会委员兼《中国谚语集成》副主编,《中国民俗大系》(31卷本)主编。

  —音乐淡出—

  【音效:微信语音】

  责编夏羽:我们马上要去陶老师家,录音师领好设备,主持人做好准备。

  录音王迪:设备好啦,我带了小蜜蜂。

  主持关常:我好啦。

  主持凤婷:我也好了,走吧。

  责编夏羽:出发。

  【音效:车启动声】

  主持凤婷:春节特别节目采访小分队,凤婷...

  责编夏羽:夏羽...

  录音王迪:王迪...

  主持关常:关常...我们马上就要到达陶老家了。

  主持凤婷:今天我们一来给陶老师拜年,二来和老人家聊一些和年有关、有趣的话题。

  主持关常:我们到了。

  【音效:上楼】

  责编夏羽:来,上,上。(跟录音王迪说)跟着他俩。

  主持关常:陶老,您好。

  主持凤婷:陶老师,您好。

  责编夏羽:陶老师,您好。过年好!

  陶老:你好,哈哈哈哈。

  主持凤婷:让您久等了。

  家人:拿着这...(好多设备)

  主持凤婷:设备。

  家人:这又一年了。

  责编夏羽:是啊,真快。

  陶老:一年又一年。

  【音乐转场】

  关常:陶老,您好!过年好。

  凤婷:过年好!陶老,您今年过年在家还是在外地过的?

  陶老:主要在家过。按照我们传统的习俗来讲,一般过年特别是过大年的时候,一般不怎么出去都是在家里面,一家人要团圆、团聚,所以这是年节很重要的。

  凤婷:每年您家里面过年有哪些讲究,或者说自己家族的一些风俗有没有?

  陶老:比如说我们现在因为在大都市里生活,特别是在北京这样的都市生活了很长时间,大概半个多世纪都是离开家乡到了大城市里面。现在的城市过年和我们过去就不一样了,因为时代变化了,今天我们是在一个新的时代里,要回到我们过去的过年,那和今天就完全是不一样了。

  因为我的老家是在甘肃,甘肃的一个偏僻的村落里,虽然村落很偏僻,但是年节的气氛是一点不减的。所以我们以前过年的时候都是盼着,特别小的时候是盼着过年,有好吃的有新衣服穿,有很多的节目要看,所以大家这个心情都不一样。特别是过了腊八,过了腊八就是年。

  过了腊八以后,年的气氛越来越浓了,一天比一天要浓。所以这个时期是忙年。过去,我们叫他忙年,也忙着置办年货,准备吃的穿的各种各样的事情。一直到了腊月二十三过小年祭灶,祭灶了我们可以吃到糖瓜,一年里边也没见过甜味,就是吃点甜味。

  关常:糖瓜是二十三才能够吃到,平常是吃不到的。

  陶老:所以过完年还有七天过春节了,春节我们过去叫新年,新的一年的开始。以往我们不叫春节,春节是我们现在这种新词。

  凤婷:时髦的叫法。

  陶老:过去就是年。

  关常:那我们小时候就是过年。

  陶老:过大年。除夕晚上这是大家盼着过的,就是一家人的团聚。

  关常:吃年夜饭。

  陶老:吃年夜饭、祭祖先、请神,过年的时候要把各路神仙请到家里来过年的,把祖先要请来也要过年,所以年节的气氛就是非常浓的,特别是大家在春节这一天新旧交接的时段,过去我们观念里边,特别是在农业社会,大家形成的观念,年节是非常重要的节点,它是新与旧的交替。

  旧的一年就让它过去,新的一年要新的气象。所以过年在我们小的时候是非常有意义的。那时候没觉得年味什么,但就是沉浸在这个气氛里,迎接新的一年到来,一家团圆。另外村落里活动也很多,互相之间还有拜年,迎接喜神。

  凤婷:但是就像这个陶老说的,这是我小时候的记忆了,很多都在慢慢流逝了。您刚才说的是您年轻时候小时候的记忆,那您觉得过年从小到大的这种习惯习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扭转了呢?

  关常: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化?

  陶老:这和我们的农村社会的变化有关系。因为从1949年以后意识形态都和过去不一样了,都有了很多的变化,农村社会村落的变化就很大,所以这样就引起年节变化,特别是我们讲到年节里很重要的一个内容就是信仰的习俗。比如说过去年节要把各种神仙,特别是灶王爷,二十三要送他上天,大年三十晚上子时交界的时候为什么要放鞭炮?就是接灶王爷,接灶王爷回家,他要在家里还要住一年呢,监督我们家里面的大小事情。所以观念上也起了变化,大概从50年代以后逐渐的年味大家觉得越来越淡了。

  关常:这些活动可能少了是吧?

  陶老:对,信仰的活动就少了,另外一个人口的流动比过去要大了。农村社会里边很多年轻人都出外去工作,或者是做别的事情,所以有时候就回不了家了,这些都影响到我们年节习俗,大家感觉到这个年味不如过去浓了,但实际上这种看法有点偏见,实际上我们今天来讲,我们的年味还是很浓的,大家看春运就可以看出来。

  凤婷:是春运,对。

  关常:春晚,春晚。

  陶老:春运,春晚,还有我们的庙会有很丰富的内容。

  关常:可能表现形式不一样。

  陶老:表现形式不一样,因为时代发展,我们的习俗也是随着时代的发展来发展,它不像过去我们小的时候就充满了这种神秘色彩。

  凤婷:浓重的、神秘的。

  陶老:有很多的禁忌,不能说脏话不能骂人,扫地要从门口往里扫,不能倒垃圾。

  关常:还有这些讲究?

  陶老:这些讲究就很多,实际上就对人们行为的一种规范,什么时候我们应该做什么事情。

  凤婷:算是一种礼仪。

  陶老:过去我们说踩岁,传统的时候都把芝麻杆铺到地上,然后踩上有那种声音。打坏了东西,比如说岁岁平安,都是吉祥语。

  【音乐转场】

  关常:陶老,我问的具体一点,您记得小的时候印象比较深刻的,您买的一件新衣服是什么样的?还有印象吗?

  凤婷:印象最让您得意的一件新衣服是什么时候?

  陶老:过去我们过年的时候都盼着穿新衣服,我们家里面的长辈也好,还是年长一些的我们的兄嫂也好,一定要给我们准备新衣服,新衣服都是自己缝制。

  关常:自己缝制的,不是花钱买的?

  凤婷:没有卖的。

  陶老:我们小时候是穿长衫的。特别是希望能够这时候穿上,那时候我们还小。不仅是我们小孩要穿新衣服,家里的每一个人。

  凤婷:在这一天都要换上长衫。

  陶老:都要换上新装。

  关常:陶老,新衣服是由谁来做?

  陶老:像我的家里面就是我大嫂她们来做,她们的针线活是一流的,给老人做,给我们做,都是她一手来完成的。

  关常:在春节期间这个工作量也很大。

  陶老:不仅是做衣服的工作量,还准备吃的。几乎就是要每家每户准备春节的食品的时候,基本上是全村的妇女都要去帮忙的。

  关常:陶老,那个时候咱们吃什么?

  陶老:在我的老家主要是吃面,长寿面。

  关常:就是面,各种各样的面。

  陶老:各种各样的面食,油饼,这些东西。

  关常:大鱼大肉有吗?

  陶老:有。

  关常:也有?

  陶老:杀年猪。

  凤婷:杀年猪。

  陶老:对,我们要杀年猪,那时也是。

  凤婷:您那时候是几家杀一头猪?我知道很多地方都是几家凑在一起杀一头。

  陶老:没有,我们都是一家一个。

  凤婷:一家一个。

  陶老:富裕不富裕都要过年,那时候没地方买肉去。

  关常:这是必备节目,必须得杀猪。

  陶老:必须要杀猪,杀的时候还要请村里边熟悉的邻居来会餐,来吃一顿。

  杀年猪因为大家都帮忙。

  关常:您刚才这一说我还担心这一家人这么一头猪能吃的了吗?

  陶老:一年都没怎么吃过肉,就是这个时候才有大鱼大肉。(陶老笑了)

  凤婷:所以大家就会敞开了吃。

  陶老:杀了猪以后做各种各样的食品。

  凤婷:陶老您看,我知道有些地方杀一头猪,它们不同的部位是有不同的烹饪方式,或者说不同的部位祭给哪一位神仙都是有讲究的,是吗?

  陶老:这就是说祭祖的时候,一般的来讲都是家人们来享受。如果一个大的宗族来祭祀的时候,连猪头到猪尾都要献上去,过去我们叫做献祭,祭祀的时候,一般的家庭里边就是做一些好吃的就行了。

  关常:但是陶老,想想要家家户户每家都杀上一头猪,那村里得什么场面?

  陶老:这是因为到了过年了,过去我们说这种年,它不是像我们今天的生活水平这么好,好像天天过年,那时候就是一年四季到了春节的时候,有时间,也有物质基础,这一年收成好了以后就过得更充足一些。

  关常:可能也是攒足了劲,攒足了物质基础,到过年的这段时间迸发出来。

  陶老:对,过去我们讲的春节是中国人的狂欢节,狂欢我们不像巴西那么狂欢,我们是一种心理上的。一年时候一个心理上的满足,如果这一年不顺当,一定要把它要除掉。

  凤婷:释放出来在这一年。

  陶老:释放出来。

  关常:这就是叫行为心声,你的行为是由心理所决定的。

  陶老:是内心里发出来的。

  【春节片花】

  农历年根儿,

  身在异乡的人,

  会忽然像候鸟一样感觉到时序变迁,

  准备开始面向故乡的飞翔,

  家,也开始向远方的游子招手。

  凛冽的寒风,遥远的距离,挡不住回家的脚步。

  (同期声:回家了心里感到很踏实;回家过年我想跟和父母在一起;爸爸妈妈在哪,哪儿就是家;我要回家过年,我很想回去。)

  最平常的思念,就是天下最浓的情感。

  一句“回家过年”,牵动着亿万中国人最温馨的情愫。

  中国乡村之声《小康农家》特别节目,陪您一起过大年。

  【春节片花】

  无论是电话,【电话铃声:喂妈,新年快乐】

  还是网络,【微博微信QQ提示音】

  或者一声温情问候,【敲门声音:新年好过年好快里边请】

  我们的祝福要你听到,【合:hi,新年快乐】

  女:春节来临人欢笑,鲜花朵朵迎春朝,

  狗护千祥追日去,猪拥万福驾云来。

  《小康农家》春节特别节目,正在播出。

  【音乐转场】

  关常:陶老,您得的压岁钱最多的一次是多少?

  陶老:我们小时候的压岁钱是铜钱。

  关常:铜钱?

  陶老:对,不是今天的纸币,在我小的时候大概是铜钱还可以流通,可以拿来买东西。所以那时候家长们给你一些,我们叫麻钱儿,实际上就是今天看到的孔方兄。

  关常:陶老,给多少到底?

  陶老:给不是很多,大概二三十枚。

  关常:您按照购买力,您给我们说说这二三十枚在当时买多少东西?

  凤婷:相当于现在孩子手里拿的多少钱?

  陶老:比如说我们要拿着这个钱,正月里边不有这种社活吗?就花卉一类的,不有唱戏的,我们那时候叫看大戏,别的村子演我们也去看,也请别的村到我们这个村里来演。所以这个时候就可以拿铜钱买吃的,比如说糖油糕(油炸的糕)买上就很满意了。

  关常:这时候自己有小金库了,是吧?

  陶老:有小金库了,再一个拿着孩子们在一起,像我们同龄的一些人就在那里,我们叫打钱儿,在地上画个方框,把钱放在中间,拿一个大的铜板去打。

  关常:算什么游戏?

  陶老:谁打出来是谁的。也有穷苦人家的孩子什么,你可能有三枚,他可能有20枚,可能你的20枚让那三枚他可能拿走了,为什么?他打出来就是他的。(陶老笑了)

  关常:陶老,春节的时候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就是贴春联,当时咱们春联是自己写还是从集上购买?

  陶老:春联自己写。

  关常:都是自己写?

  陶老:都是自己写。也有的人家是请别人来代写。

  【音乐转场】

  陶老:小时候,我们家写春联是我大哥的事情,他的毛笔字好,所以他就写。写完了邻居就来拿着红纸来了,也帮着去写。一般我们小时候的对联全都是自己写,因为这种东西它是亲力亲为的一件事情,你对年节的这种寄托,通过你的春联,你可以表现出来你对一年的期望在什么地方。另外,家庭里边要布置一新,要按照你的想法来做这种家里边的春节期间的准备,特别贴春联。过去一般的家庭门都不少的,除了大门以外,还有各个房间的门上都是要贴上。

  凤婷:其实我们对于年的这种感受是在我们准备的每一项。

  陶老:每一项活动。

  凤婷:每一项活动当中体现感受。

  陶老:对,事无巨细都要体现在你过年的时候的态度。

  凤婷:您小的时候赶集吗?

  陶老:我们那里集少。

  凤婷:集少。

  陶老:它不像南方,南方的集市很多的,北方一般的都是集比较少,但是到了庙会上以后,你可以看到也有各种的交易在里面,有卖吃的。

  关常:年货。

  陶老:年货的,也有卖农具的用品的,因为接着就要春耕了,所以这时候也有买一些农具,或者家里这一年要重新缺少什么东西,添置一些。

  凤婷:您刚才讲过年家里头扫房子是从外往里扫。

  陶老:那是年初一,一直大概到初五,这个时候从门口往里扫,平常我们都是扫到。

  凤婷:从里往外扫。为什么呢?

  陶老:把财不要露出,这一天什么都是财,你就不能把垃圾当垃圾,它是财。

  关常:垃圾也是财富。

  陶老:所以这个时候要聚财在家里。

  【音乐转场】

  凤婷:祝您新年快乐。

  陶老:好,祝大家新年快乐。

  关常:陶老,您向音机前的听众朋友们。

  凤婷:送出您的新年祝福。

  陶老:狗年过去猪年已经到来了,希望新的一年特别是事业上,我希望大家能有更多的成绩,身体更加健康,心情更加愉快,祝大家新春快乐!

  关常:好的,也祝陶老新春快乐。

  ——陶老拜年——

  儿女的回家日,就是父母过年时。

  回家过年是给父母最好的礼物。

  我是中央民族大学民俗学资深教授陶立璠,

  辞旧迎新之际,祝《中国乡村之声》小康农家栏目,

  越办越好!给大家拜年了!

  关常:好的,以上就是我们今天《小康农家》的全部内容,我们为您讲小康故事,带您品味农家生活,助您走上创富之路,这就是我们栏目的宗旨。

  凤婷:好,听众朋友们,又到了节目结束的时候了,感谢听众朋友您的收听。

  关常:如果您对节目有什么意见或建议,需要了解节目相关资料、收听更多的节目,与我们在线交流互动,可以登录中国农村远程教育网、央广网。

  凤婷:同时欢迎您关注“农广微教育”微信公众账号,每天与您分享更多精彩内容。

  关常:我们的通讯地址是:北京市朝阳区麦子店街农业农村部北区24号楼,中央农业广播电视学校广播电视教育中心,邮政编码:100125。

  凤婷:好的,农民朋友、听众朋友,欢迎您继续收听中国乡村之声其他的精彩节目,再见!

  关常:下次节目再见!

【收藏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