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PP简体繁体收藏本站

《中国节·春节》陶老的春节记忆(第二集)

发布时间:2019-03-07 09:18 来源: 作者:
字号:【
【收藏】
背景颜色:淡绿色淡黄色白色

  【栏目片花】讲小康故事 品农家生活 走创富之路——小康农家

  【鞭炮声:(孩子)过年啦、过年啦】

  关常:讲小康故事、品农家生活、走创富之路。听众朋友们大家好,我是主持人关常。

  凤婷:农民朋友们大家好,我是主持人凤婷,欢迎收听今天的《小康农家》。

  关常:时间过得真快,一年一度的新春佳节已经到来,这是一个有着深厚文化内涵和情感的节日。

  凤婷:在这一天,不光是现代的人们对它充满了无限的向往,无数的文人墨客也曾对它进行抒怀,新春佳节蕴含了怎样的情感?为什么它如此的牵动人心?今年大家春节又准备如何过呢?今天的节目我们就来聊一聊。

  关常:今天我们还邀请到了中央民族大学民俗学资深教授、国际亚细亚民俗学会会长陶立璠,请陶老师为我们解读春节文化。

  —音乐淡入—

  陶立璠,中央民族大学民俗学资深教授,国家非遗保护专家委员会委员,国际亚细亚民俗学会会长。主要著作有《民俗学概论》、《民族民间文学基础理论》、《神秘新奇的世界—民族民俗审美谈》。曾担任《中国大百科全书?中国文学卷》少数民族文学分支副主编,现任《中国民间文学集成》总编委会委员兼《中国谚语集成》副主编,《中国民俗大系》(31卷本)主编。

  —音乐淡出—

  【音乐转场】

  关常:陶老,您好!过年好。

  陶老:你好,过年好。

  凤婷:过年好。

  关常:陶老,现在转眼好几十年过去了,您觉得现在过年和小时候过年有哪些变化?

  陶老:从心理上来讲,已经不像过去那么盼望有寄托、有祝愿。今天来讲,我们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特别是城市变化很大,农村的变化也非常大。在今天来看,迫切心理就不像过去了,但是年节作为我们节日文化非常重要的部分,它是我们一年里边打头的一个节日。

  关常:对。

  陶老:所以人们是特别的重视。特别过去我们形成的这种传统文化的理念,也是在我们每个人的心目中间都打下了非常深的这种烙印。比如说,除旧布新的概念,新的一年有新的气象,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。

  另外一个,大家在这种观念支配下,还是希望一年里全家能够团圆、团聚,这是非常深的一种观念。所以我们到了春节,无论是多远,都愿意回家去过年,不得已的时候,那就没办法,感到很遗憾的一件事情。

  关常:即使车票难买。

  陶老:难买,骑着摩托车跋涉千里回家,这种心情体现在我们春节在中国人心目中间的一个地位。不仅是中国人,如果你移居到海外去,同样春节要回家的,所以春节期间,飞机票涨价,难买了,包括国外的孩子们在日本、在美国留学的,这个时候要回来,但是票就很难买的。

  关常:一票难求。

  陶老:一票难求,而且一票很贵,这就体现出来中国人的这种春节文化影响了我们民族的心理,影响了我们民族的性格。

  【音乐转场】

  如果要看中国人凝聚力究竟怎么样,就要看春节。几个节日把大家凝聚在一起,心往一处想,这是非常特别的一个变化。过去我们是在一个封闭的社会里边,封闭的环境里过年,今天我们是在一个开放的环境里头,所以这两个环境是不一样的,过去我们又没有外出,大家都在一个村里头,一个家里边,四世同堂、几代同堂就在那过。今天又都是两三个人一个小家庭,所以气氛上就和过去也不太一样。

  关常:气氛上。

  陶老:气氛不一样。

  凤婷:还有仪式感方面,礼仪方面吗?

  陶老:仪式感那就是变化更大了。过去我们要讲,因为春节文化本来就是一个仪式文化。从小年,腊月二十三开始以后,每一天都有活动,也有顺口溜,这样我们看到它是一个环节扣一个环节。

  凤婷:每一天都有事情要忙?

  陶老:每一天都有事情要忙,比如说我们春节的初一到初七,它就有不同的日子,头鸡二犬三猪四养牛六马七人八谷。头一天就是鸡,第二天是犬,这都是家庭生活里面的很重要的一个部分,养鸡、养狗、养猪加上五谷,我们要种庄稼,每天都要看看天气的变化。一个村落社会里什么时候起卉?过去我们讲的花卉,什么时候起来?什么人来挑头?怎么样组织?怎么样活动?它都有一定的仪式在里边。请神还要送神,正月十五过了,正月十六就要送瘟神了。扎一个草人,把春节期间所有的用品,比如说那些贡马、神像都要把它集中起来,一块把它烧了。另外一个要把草人也烧掉,正月十六送瘟神。就是说,春节文化是有一套仪式,规范我们的行动,什么时候在家里?什么时候出门探亲?比如说,北京的习俗初一不能出门,就在家里过。初二可以去看丈母娘。

  关常:我们也是这样,也是初二才出门,初一都是待在村里边。

  陶老:所以可以看到我们春节的空间是有变化的,首先是在家里头祭祖,吃年夜饭,拜年,给压岁钱,守岁,过去这一晚上你不睡觉,特别是老年人更要守好了,把岁数要守住。

  凤婷:陶老,就像您刚才说的,春节过年期间我们原来有很多的礼仪,其实这也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一个文化的根脉在代代流传,可是现在您看这些习俗慢慢的没有了、淡化了,这算不算是我们的一种文化根脉的流失?您作为民俗专家觉得这是不是一种遗憾?你怎么看?

  陶老:对,因为我们当然希望这种春节的文化能够不断地延续下来,因为它是我们生活里非常重要的部分,但时代毕竟在变化。拿拜年来讲,过去这拜年是一种很隆重的仪式,包括在40年改革开放以前,到春节的时候,我们一定要到老师家,到长辈家去拜拜,问一问,拜拜年。村落社会更是这样的,挨家挨户也拜到的。今天来讲生活发生了很大变化,因为我们很多新的这种文化进来了,比如说手机文化也进来。

  凤婷:拜年就通过电话微信了。

  陶老:过年我们还记得明信片,记得贺年卡,像过去我们前些年过年,我这个桌子上全摆着贺年卡,国外的、国内的。现在就没了,我今天收到日本寄来的,他们还在保存着。所以我希望在我们今天大踏步的向现代化迈进的时候,这些东西是不是能够慢一点?

  凤婷:慢一点。

  陶老:是吧?把节奏幅度放缓一点,大家深呼吸,不要很急促地处理很多事情,这是我们文化里面的一些细节,希望能够在我们的生活里面不要消失掉,如果消失了,的确是非常遗憾的事情。

  【春节片花】

  从前,春节是一种手艺,

  从包饺子到张罗年夜饭,

  从写春联到画年画,

  从剪红纸到做灯笼,

  最亲的人,也是最好的老师。

  现在,春节成了一种情愫,

  过年了,不要再让父母忙碌,

  回家,陪爸爸贴贴春联,陪妈妈做做年夜饭,

  感受家的温暖,

  陪伴才是爱的传承。

  《小康农家》新春佳节与您相伴。

  【音乐转场】

  关常:我想问陶老,您小的时候有文艺消遣的这种娱乐活动吗?

  陶老:我们小时候没有。

  关常:没有。

  陶老:如果有这娱乐活动的话,就是看大戏。

  关常:看大戏。

  陶老:那是我们生活里面最有意思的一个事情,因为这个时期一个是草台班子,有的村落自己就组织起来就开唱了。

  关常:您给我们描述一下当时是什么样的景象?

  陶老:一个就是随着社火做,比如说正月的初五、初六这个社火就起来了,各村你就听,村里头全是锣鼓。

  凤婷:叮了铛啷帮全是锣鼓的声音。

  陶老:要练习打。一定的时候就村落之间要拜访,带着自己的...

  凤婷:社火的队伍。

  陶老:社火的队伍。

  凤婷:走街串巷到每个村里。

  陶老:到其他的村落,别的村落就要盛情接待,留下来唱一台戏。

  凤婷:那他们怎么盛情接待?放个鞭炮。

  陶老:放鞭炮,吃的。

  凤婷:有吃的。

  陶老:火锅都是。(陶老笑了)

  凤婷:还有火锅的。

  关常:很讲究。

  陶老:你看那戏台前头摆着一溜桌子,桌子上都是烧的火锅,桌子旁边坐的都是贤乡,都是贤达的村落的那些有身份的人,德高望重的有身份的人都坐在那里,一边吃着一边看着戏。最隆重的是正月十五,正月十五各个村落的社火到一个地方集中,就像汇演似的,你来台我来一台。

  凤婷:擂台赛,是不是?

  陶老:对,你唱的是折子戏,我可能就唱这本戏。

  关常:陶老你说到这,我感觉是不是也有一种竞争存在。

  陶老:对啊,有啊,村落之间的社火就是有竞争力。

  关常:是吧?

  凤婷:对。

  陶老:你做得好,我比你做得还好。

  凤婷:我们家这个狮子舞的好,我们家着高跷踩得好。

  陶老:现在有些都成了非物质文化遗产,像高跷这都是非物质文化遗产,国家级的。过去这种唱戏有的是唱好几天的,比如说从正月十五以前的时段里头,特别是集中的像乡镇的就是自己唱,还有一个城里边的戏班子来唱,白天唱是日场,晚上唱是夜场。夜场那时候又没电灯什么之类的,气灯,打着气的那种有罩子的,我们觉得特别新鲜的,都气灯。我们现在用电灯过去都是用气灯。这种场面是非常热烈,看的人是人山人海。

  关常:陶老应该是基本上家家户户都出门了。

  陶老:基本上都是老人,那是绝对少不了的,走多远的路都要去看这个戏,看完了晚半夜还要走着回家。(陶老笑了)所以这种心情就是过春节的时候,大家都是很放松,尽情的来享受他们自己所创造的文化。因为文化的创造不是为创造而创造,创造文化是为了享受这种文化,所以村落社会里的春节文化,伴随我们几千年,的确是滋养了我们每个人的心里。

  关常:陶老,您看您刚才也谈到了,您还有之前从日本寄来的贺卡,今年您在庆祝方式上收到的祝福主要是通过哪几个途径?

  陶老:现在主要就是一个电话。

  关常:打电话?

  陶老:一个是微信。

  关常:两种了。

  陶老:视频。

  关常:还有视频。

  凤婷:能够跟您视频的肯定也是亲近的人。

  陶老:对,你像我们的朋友年纪比较大的,那当然我们要问候,如果他有手机,我就跟他视频一下,看他今年有没有变化,家里边更是。所以现在这种过年它不像过去,过去像你一年不回家,你要回家以后,母亲不跟你聊一晚上嘛?通宵的就聊天了,现在你们去了还有话说吗?没话说了,都在微信里说完了,是不是?这样的话反而见了面没话说了,所以这就是一个很大的变化。他这种关系我们过去所说的通过拜年拉近人与人之间的关系,现在通过现代科技手段照样。

  凤婷:通讯那么发达。

  关常:陶老,我想问您一个问题,您觉得就是现代化的这些通讯工具是使我们这种年味越来越浓了,人的关系越来越近了还是越来越不浓,越来越疏远了呢?

  凤婷:就是人们之间连接方式、沟通方式的变化,您觉得带来的是情感的加深还是淡薄?

  陶老:也有人讲的,虽然这些高科技拉近我们距离,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好像是疏远了,这个问题就是说你怎么样对待你身边发生的事情,你是不是时刻的关心着你的朋友、同事和家人。如果说你心里有他们的话,那你随时都可以跟他们进行联系,我觉得这种关系是近了,不是远了,我们要感谢高科技给我们带来的方便,所以这是社会很大的一个变化。我们在这种变化面前就要适应它,但是人和人之间就要讲亲情、要讲友情,在这一点上从我们中国人来讲还是很重视这方面的。

  关常:我们现在人口流动在过年这段时间大家都回来了,就少不了多聚聚,春节应该是聚会最多的时候,各个饭店想订地方都不好订。

  陶老:对,现在聚会是家庭聚会,家庭聚会当然借着过年这个时候是最好的。

  关常:必须的。

  陶老:必须的,天南海北都得回来,现在交通也方便,可以坐飞机,坐高铁,也可以自己开车,有很多的方便的。已经不是大的问题。还有一个就是同事之间,朋友之间,比如我们今年快过年,我们已经聚完了。

  关常:聚完了。

  陶老:叫做什么呢?就像日本人的忘年会,忘记过去的一年,忘记我们年龄上的差别,有年纪大的,有年纪小的都在一起来聚会,因为我们身边的特别像我的学生、一些年轻的朋友,他们很希望在过年的时候有这么一个聚会。

  【音乐转场】

  凤婷:参加这样的忘年会,您自己最大的感受是什么?

  陶老:就觉得这一年里边大家平常都忙于自己的工作,那么借着过年的机会能够把大家聚在一起,而且大家愿意聚在一起,这就很难得了。所以希望这样的活动能够促进我们老少之间的、朋友和亲戚之间的联系,我觉得这是一种很好的方式。过去我们不是讲团拜吗?大年初一全村落的人集中在一个方向,喜神在哪个方向,全在哪个方向,迎接喜神去,迎接喜神完了以后大家互相拜年,这不就是团拜嘛?那团拜多有意思,大家之间互相的这种,关系的这种融洽,亲戚的联系,友情的联络,通过小型的聚会更有意义。

  凤婷:更有意义,您看您应该算是过了80个年了,可以这样说吗?

  陶老:对啊。

  凤婷:您看这个从仪式上,方方面面,您也说了这个仪式感在淡化。但是这个年在您心目当中的分量或者说过年的幸福指数,您觉得有变化吗?

  陶老:还是有变化的,过去我们盼着过年的这种心情和今天不一样,今天我们主要就是说家人团聚,这就是非常大的希望吧。如果你要是祭拜祖先,怎么祭拜?这么老远的,我的老家在甘肃,祖坟也在甘肃,什么都在那里,这个愿望实现不了了。

  凤婷:心里的仪式还有吗?

  陶老:心里的仪式,这一年还是惦记着,特别是我们年纪大的家里的人都希望他们健健康康的,打个电话问候一下,也就仅此而已了,不像过去我们还要祭祖,年夜饭前必须要先祭祖,祖先用完了你才能用,所以这是很大的不一样。

  关常:陶老,还有一个变化我想跟您聊一聊,就是说您看咱们以往过年必须要放鞭炮的,对吧?现在这个放鞭炮发生了变化。

  陶老:中国人的这种鞭炮情结很浓重的,爆竹一声辞旧岁,不声不响地过一年可不行。其实我们的鞭炮它是第一个有形式,第二个有它的含义在里头。比如说我们春节放的鞭炮按照传统来讲是迎神的,它是接神的鞭炮。放多少呢?放几个就可以。你像北京过去都放礼花什么的,最多二踢脚叮当一响,把来神接来了,也过年了,就够了。有响声表示一年的爆竹响,辞旧岁迎新岁就应该是到春节,今天我们把这个放爆竹变成一种污染环境了,再一个从我们来讲现在这个人们的心理我觉得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把这个放鞭炮变成一种攀比。你放得多,我放得比你多。

  凤婷:你放得响我放得比你更响。

  陶老:再一个我们的制造烟花爆竹的工厂不注意质量。

  凤婷:危险因素。

  陶老:危险因素就增加了,所以迫使政府不得不去在这方面做一些规定,做一些约束。如果我们大家都变成一种虔诚的心理,觉得春节时候我们用一个响声来表示旧岁过去新的一岁来到来,这样一个很平和的行为。过去我们讲的风调雨顺,、五谷丰登、家宅平安,这个就足够了。所以用不着那种大规模的比赛,这个也是过去人们压抑的心理的一种释放,某种程度上我们可以理解他。但是另外一方面在变化,这些年比如说北京春节放鞭炮解禁以后,有一个阶段放的很火爆的,但是大家现在逐渐地又下来了,为什么呢?每个人都意识到环境保护的问题,你让他放他也不放,过去我们也放过,这几年我们就不放了,不放不等于就不过年了,年还是照样过,但是我们要注意周围的环境,要使我们的年变成一种祥和的景象,大家心里有新的期望,这种期望能够在来年能够实现,这就是我们最大的一个愿望。

  【音乐转场】

  凤婷:再次祝您新年快乐。

  陶老:好,祝大家新年快乐。

  关常:陶老,您向音机前的听众朋友们。

  凤婷:送出您的新年祝福。

  陶老:狗年过去猪年已经到来了,希望新的一年里边特别是在事业上,我希望大家能够更多的成绩。身体更加健康,心情更加愉快,祝大家新春快乐!

  关常:好的,也祝陶老新春快乐。

  ——陶老拜年——

  儿女的回家日,就是父母过年时。

  回家过年是给父母最好的礼物。

  我是中央民族大学民俗学资深教授陶立璠,

  辞旧迎新之际,祝《中国乡村之声》乡村讲堂栏目,

  越办越好!给大家拜年了!

  【栏目片尾】好的,以上就是我们今天《乡村讲堂》的全部内容。由于时间关系,又到了节目结束的时候了,感谢专家的精彩介绍,同时也感谢听众朋友您的收听!如果您对节目有什么意见或建议,需要了解节目相关资料、收听更多的节目,与我们在线交流互动,可以登录中国农村远程教育网、央广网。同时欢迎您关注《中央农广校-乡村讲堂》微信公众账号,可以打开微信,点击右上角加号,选择添加朋友,在公众号一栏搜索《中央农广校-乡村讲堂》,点击关注,直接发送语音或文字就可以了。每天与您分享更多精彩内容。您也可以给我们来信,我们的通讯地址是:北京市朝阳区麦子店街农业农村部北办公区24号楼,中央农业广播电视学校广播电视教育中心,邮政编码:100125。

  好的,听众朋友、农民朋友,欢迎您继续收听中国乡村之声其他精彩内容!让我们在优美的乐曲中结束今天的节目!

   

  

   

  

【收藏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