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PP简体繁体收藏本站

《中国节·春节》陶老的春节记忆(第三集)

发布时间:2019-03-07 09:17 来源: 作者:
字号:【
【收藏】
背景颜色:淡绿色淡黄色白色

  【栏目片花】讲小康故事 品农家生活 走创富之路——小康农家

  【鞭炮声:(孩子)过年啦、过年啦】

  关常:讲小康故事、品农家生活、走创富之路。听众朋友们大家好,我是主持人关常。

  凤婷:农民朋友们大家好,我是主持人凤婷,欢迎收听今天的《小康农家》。

  关常:时间过得真快,一年一度的新春佳节已经到来,这是一个有着深厚文化内涵和情感的节日。

  凤婷:在这一天,不光是现代的人们对它充满了无限的向往,无数的文人墨客也曾对它进行抒怀,新春佳节蕴含了怎样的情感?为什么它如此的牵动人心?今年大家春节又准备如何过呢?今天的节目我们就来聊一聊。

  关常:今天我们还邀请到了中央民族大学民俗学资深教授、国际亚细亚民俗学会会长陶立璠,请陶老师为我们解读春节文化。

  —音乐淡入—

  陶立璠,中央民族大学民俗学资深教授,国家非遗保护专家委员会委员,国际亚细亚民俗学会会长。主要著作有《民俗学概论》、《民族民间文学基础理论》、《神秘新奇的世界—民族民俗审美谈》。曾担任《中国大百科全书?中国文学卷》少数民族文学分支副主编,现任《中国民间文学集成》总编委会委员兼《中国谚语集成》副主编,《中国民俗大系》(31卷本)主编。

  —音乐淡出—

  【音乐转场】

  关常:陶老您好,过年好。

  陶老:过年好。

  凤婷:过年好。

  关常:陶老师,您觉得现在我们春节文化,比如说拜年这种方式的一种变化,由原来的走家串户团拜,然后到发微信、发红包等等,有这么一个过渡。您怎么样看待这种发展和变化?

  陶老:这种发展当然属于一种潮流,是不可阻挡的。过去来讲,妇女一般都不出家门,特别过年的时候。实际上她们也在享受着拜年的这种文化的,你不出门但是人来给你拜年了,年轻人来给你磕个头,问声好。今天来讲我们没有这个必要,谁都可以拜,男的、女的、老的、小的,现在有时候都打破界限了,老的也提前给小的打招呼拜年,实际上拜这个东西是从下往上的。

  关常:应该是从晚辈往长辈。

  陶老:晚辈往长辈上拜。

  关常:你要说发微信或者发红包,可能...

  陶老:长辈先发了。

  关常:可能就不考虑那么多的问题了。

  陶老:等于是压岁钱。(陶老笑了)

  关常:陶老也有一个这样的问题,就是说现在科技也发达了,网络也发达了,像春节习俗会随着科技和网络的发达而变得疏远吗?

  陶老:这就是我们讲到现代传统的一个关系问题。我们好像一提起传统和现代就矛盾了,就冲突上了。我们经常也觉得现代化对传统文化的冲击太大了,实际上如果我们做的好的话,这两者之间没有矛盾,可以调和。

  关常:怎么样调和?

  陶老:比如说我们把很多春节元素放到我们今天的生活里边来。观念上我们来讲,过去我们讲24孝,可能有很多人觉得那是一种陈旧的东西,但是我们把这种精神、这种文化应该传下去。现在不是也有新的24孝,我们的政府也拟定了这一方面的24孝,常回家看看就是里边的一条。

  我们现在看到有些讲演里也有以孝文化为主题的讲演,前两天我听了一个主持人讲他跟他父亲的这种从小到大的这种对抗,到了他父亲去世的时候,他又感到过去的一切不对了,讲得声泪俱下。我觉得我们现在这个上面有好多歌里头也有。包括民间的曲艺里边有很多是表现孝道文化,比如《怀胎10月》,《老人难》,这不都是在宣扬这种文化。但这种怎么样通过我们今天的传媒很自然的融入到我们生活里来,我觉得这样做的话,现代和传统就不冲突。比如说孝的文化,你能说现在我们就不需要了,不需要知道你从哪里来了?不需要孝敬自己的父母了吗?

  我们今天看到有很多现实的这种例子来教育我们,也经常在电视里或者是其他的媒体,我们经常看到那些不孝子孙,但是大家是用一种批判的目光来看的,我觉得这就是我们文化的根。只要我们守住这条红线,我觉得我们中国这种传统文化的很多东西,使它融入到我们现在的生活里面是完全可能的,一点都不矛盾。

  关常:我们孝的形式和方式可以随着时代的发展在不断的变化,但是思想我们是不能变的。

  陶老:根本我们要守住,守得住家庭伦理和社会伦理。其实我们讲到就是伦理包括了很多方面,孝这是一个方面。今天的社会发展这么快,节奏这么快,不可能像我们过去过春节那样,慢慢的从腊八开始,一直要过到二月二,那是农业社会,今天我们请三天假都是很难。但是我们这种传统的道德,我们现在春运为什么那么拥挤?大家就是守着这条根,多远我也回去看看父母,和父母一同团聚,一年了,工作这么忙,这个时候再忙再挤,票价再高都要回去看看,这就是我觉得中国人不可改变的一种美德。

  关常:同时我们在孝和对待春节的这种方式上也得要与时俱进?

  陶老:对。

  关常:陶老,我觉得您谈的特别好,就是说我们可以根据现在的一些潮流,一些时尚的元素,加入一些传统东西,加入一些孝道的东西,我们可能在一个作品当中,我们很多都说植入广告,那我们也可以去植入我们的传统文化,植入我们的孝道文化,这样很好的一个融合。

  陶老:比如说我们每年的春运,不光是把人拉到那去就行,在我们春运的列车上或者是在飞机上,我们可以做很多这样的工作,使人家愉快的回到家里面去,不要发生什么意外的事故。还有我们的商业文化里,我们的春节元素很多,贴对联、贴窗花、贴门神、贴年画,春节里面的各种用品、道具,我们的商业为什么不去开发适合于我们自己的民族欣赏的产品,要是到农村去看看,看看农村的集市上头都卖些什么东西,过去我们所要的门神,今天我们基本上见不到,都变成收藏品了。

  关常:真是。

  陶老:我家里边想贴个门神我就发愁,过去我们贴春联都是自己写。

  关常:拿毛笔写。

  陶老:有些人还有街上去卖春联的,这就是造成我们一个春节文化里面的一些元素,怎么让他来综合起来,提供给我们的年货市场上去,使大家能够随心所愿地请到你自己东西,侯宝林相声叫《请灶王》,那我们现在要请个灶王,你上哪请去?但是家家的还灶是开着,饭还是做着,就是我们管家的没了,所以在家里边就显得很随意了。

  关常:陶老,您刚才也谈到一位主持人,您受他的感染,就是他讲到孝的一些文化,您也讲一讲您自己切身的体会,您是怎么样尽孝的?您是怎么样去教育孩子们的?

  【音乐转场】

  陶老:从我们家庭传统上来讲,我们接受的就是很传统的这种孝道的教育。我的父母去世很早,大概我几岁的时候就去世了,基本上我是我大嫂带大的。我对我大嫂来讲就视同父母一样,她对我有养育之恩,我要时时刻刻来关心她,因为离得远,所以看望的时候比较少,但是只要有机会,都会赶到家里去。我们过去讲父母在的时候这个家就在,父母没有了家就没有了。所以同样的我觉得,因为我大嫂去世了,所以我心灵里面留下一个很深的就是我没有家了,我一个嫂子去世都感到没有家的这样一种概念。这就是说一个人的成长离不开家庭的教育,所以家庭的教育对一个人的一生是影响非常深的。因为我们是兄弟很多,我们大概五个兄弟,但是我们都很小父母都走了,所以就是像我大嫂这样的,就一直把我们都拉扯大的,情同父母。

  我们过去讲良心也好,或者是讲孝心也好,这两个东西它是统一的,体现在每一个人身上都是一样的。所以要身同感受。那我们现在新的时代里边,比如说我们对孩子的教育,怎么样让他来有孝心,这是一个看来还是比较难的问题。但是我觉得一个核心的问题就是作为家长来讲,以身作则是非常重要的。如果你自己做的好,你的子女必然效仿你的,他不会走到别的道儿上去的。如果家里边你对父母不孝敬,对子女又使用暴力的,这样的家庭谈不到孝道文化在里头。

  关常:以身作则。

  陶老:对,以身作则是非常重要。那么从我们来讲,就是我们以我们的行为来教育下一代。虽然我们没有给他讲过多孝的道理,或者也没有给他讲过二十四孝,但是他们很孝顺。

  作为孝道文化,家庭成人来讲,它既是传统的继承者,又是传统的说教者,它是一个承上启下的关系。就我们现在怎么样把这个承上启下环节做好了,父母已经已经老了,或者我们的祖先早已经不在了,但是这条血脉在这里贯穿着,所以承上启下,父母的责任是非常重要的。上行下效,这点上从我们中国人来讲,大多数家庭做得都非常好,只有个别的,少数的家庭做得不好,但是我们要找找原因,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种状况?虽然是个案,但是有时候它还有。

  关常:有一定的代表性。

  陶老:有一定的代表性,还不是一户两户。

  关常:对。

  凤婷:是的,就像陶老师讲的,上行下效,想让儿女孝顺自己,自己先要孝顺父母长辈。父母健在时,要好好珍惜,尽心奉养。当父母生病时要陪伴左右,侍奉照顾,宽其心,体其言。不要等去世后再空留遗憾。

  【春节片花】

  无论是电话,【电话铃声:喂妈,新年快乐】

  还是网络,【微博微信QQ提示音】

  或者一声温情问候,【敲门声音:新年好过年好快里边请】

  我们的祝福要你听到,【合:hi,新年快乐】

  女:春节来临人欢笑,鲜花朵朵迎春朝,

  狗护千祥追日去,猪拥万福驾云来。

  《小康农家》春节特别节目,正在播出。

  【音乐转场】

  关常:我们刚才谈到了孝道,谈到了春节拜年,过年,刚才也谈到了除夕包括大年初一。大年初一之后就是大年初二了,这个时间可能是姑爷看望岳父岳母的时候。

  陶老:北京就是这样的习俗。初二,女儿女婿必须要去看丈母娘,看老丈人,看丈母娘,一个女婿半个儿,民间有这样的说法。这种礼俗实际上它和家庭是相联系的,我们除了一种至亲关系、直系血统的以外,就是姻亲关系,联姻嘛。联姻之后,这两个血统就等于通过婚姻的关系,把它们结合在一起了。

  关常:两条支流汇成一条。

  陶老:两条支流汇成一条,所以这就是我们亲属关系的一种扩展了。女婿为什么初二去,因为初一的时候过去的传统观念,你这姑娘已经嫁出去了,就是另外一个姓的人了。

  关常:对。

  陶老:这一天回来的时候就说明,通过这个纽带把两家联系起来,实际上还是贯穿了一个孝的观念在里面,女婿除了孝敬是你自己的父母之外。

  关常:妻子的父母。

  陶老:你还有一个父母,就是妻子这边的父母。

  关常:对。

  陶老:所以过去我们讲这种为什么有些时候要联姻,联姻要讲究门当户对了,这个观念我们现在已经破除了。

  关常:是。

  陶老:但是这种形式他没有破,两个家族到了一起,所以他实际上是一个社会观念的扩展,整个形成了我们社会的一种大的团体。

  凤婷:陶老师,我知道毕节年关的时候会制作很多的豆腐,大多数的时候都是几家关系比较好的邻居们凑一块,做豆花往往要花费一天时间,年纪最大的老人能够喝到方圆几里人家的豆花。这种风俗很特别,因为可以化解了人与人之间的矛盾。陶老,您怎么样来评价贵州毕节的习俗?

  陶老:这是一个地方习俗,民族的这种习俗,一个它体现出一个民族的邻里之间的一种协作的精神,也有时大家来帮忙,比如做豆花的时候,大家来磨豆腐,都参与进去。另外一个豆花在当地可能是一种独特的一种食品,大家很喜欢的,所以他可以作为礼品。所以能喝到方圆几里的豆花,那也是当地的一种风俗习惯,所以好吃的东西互相来赠送。

  关常:分享。

  陶老:实际上这种东西在我们过去的春节习俗里边,特别是忙年的时候能体现得很清楚。比如过去我们有杀年猪的习俗,家家户户都养一口猪到了年关的来宰,你看家家户户杀年猪的时候要把全村的人全请来。

  关常:都叫来。

  陶老:都叫来吃。

  关常:一起分享。

  陶老:所以一个很长的将近10多天、20天的时间里面,每天就去享受这种美味就行了。这一家吃,那一家吃。再有过年的时候要准备很多年节的时候吃的东西,在这准备过程里边都是互相帮忙的。因为我们过去春节有一个习俗,春节是不能动刀的。

  关常:不能动刀?

  陶老:过年这几天你不能在家里在切、弄、砍,这不行。

  关常:不行。

  陶老:不行,所以要事先都要准备好,这个时候蒸着吃就行了,所以他体现一个地方的民风,很淳朴的民风。

  关常:我们再来看看浙北苏南地区的茶文化。正月上门,拜访长辈,入座饮三道茶,你像我们国家南方一些地方对于饮茶是非常讲究,陶老,春节这种讲究是表现到极致了,比如说正月你走亲访友,特别是有长辈的,必定你得要上门拜年,客人进门先是互相问候,然后开始入座待茶了。陶老,这个习俗您了解吗?

  陶老:不是很了解,但是我相信在茶叶产区里茶文化要进入到春节习俗里边,这很自然的一种事情。当然作为三道茶来讲,其他的民族也有,比如说白族的三道茶,客人来的时候要招待,春节的时候自然也是一个很重要的礼仪。过去我们讲茶如人生,先苦后甜。想象白族三道茶里面“头苦、二甜、三回味”,这是一个民族里面的茶文化的一种体现。这种东西现在我们来讲,茶文化已经进入到我们日常的生活里边来了,现在我们春节拜年家家户户都是也以茶相待了。因为中国很大,民族很多,所以这种地方风俗是丰富多彩的,那你要讲起地域特色来,讲起民族特色来,写厚厚一本书也写不完。

  关常:对。陶老,今天我们说了那么多,您给总结一下,我们应该怎么样来尽孝道。

  陶老:因为孝道不是抽象的一个概念,首先我们看到孝字的写法,你就可以看到他含有很深的内容在里边。上半部分是老的一半,下半部分是子在那里,一个社会,它通过孝道来支撑着。所以在过去我们有的朝代,比如宋代,就明确提出来是以孝治天下。今天我们这样提当然也过时了。但是从伦理道德上来讲和从我们传统文化的角度来讲,我觉得孝是我们的一种优秀的传统文化,今天来讲是应该值得发扬的。

  另外就是如何做到更好,我觉得就是一个传承问题,怎么很好的把这种文化传承下去。一个家庭里,比如说家长,他是一个承上启下的人,他是受教者,同时他又是这种传统文化的这种传承者往下,一代代能够传承下去,这从家庭的范围来讲。从社会范围来讲,说它应该作为我们一种伦理观念,所以每一个人都要做好自己的这种榜样的作用。过去我们讲到在农村社会里,像我们小的时候,比如说我要在村里边犯了什么事情,任何一个大人都可以管教我,不只是家长,就说明家庭教育要和社会教育衔接起来。今天我们的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可能是一致的,比如说我们的传统文化的教育方面,家庭里面是这样,学校里边也经常教育,从幼儿园就开始要教育,但是到了社会行不通,说明我们的教育脱节了,如何从家庭教育到学校教育到社会教育是有机结合的一个过程。所以我们就可以看到幼儿园学到的东西到老了都有用,在日本社会你就可以看到幼儿园学校的东西管他一辈子。我们有时候经常都很感慨,一些老头怎么还和小孩做事一样。比如我们在幼儿园叫他垃圾不要乱扔,他到老习惯他保持着。如果我们家庭教育、学校教育和社会不能够衔接的时候,这个社会等于断链了,教育断了链条。所以我就想,今后在这一方面,是不是应该多想一些,做得更好一些?使我们对一个人的成长,从个人的环境到社会的环境,都很好,这就是我的想法。

  【音乐转场】

  凤婷:再次祝您新年快乐。

  陶老:好,祝大家新年快乐。

  关常:陶老,您向音机前的听众朋友们。

  凤婷:送出您的新年祝福。

  陶老:狗年过去猪年已经到来了,希望新的一年里边特别是在事业上,我希望大家能够更多的成绩。身体更加健康,心情更加愉快,祝大家新春快乐。

  关常:好的,也祝陶老新春快乐。

  ——陶老拜年——

  儿女的回家日,就是父母过年时。

  回家过年是给父母最好的礼物。

  我是中央民族大学民俗学资深教授陶立璠,

  辞旧迎新之际,祝《中国乡村之声》小康农家栏目,

  越办越好!给大家拜年了!

  关常:好的,以上就是我们今天《小康农家》的全部内容,我们为您讲小康故事,带您品味农家生活,助您走上创富之路,这就是我们栏目的宗旨。

  凤婷:好,听众朋友们,又到了节目结束的时候了,感谢听众朋友您的收听。

  关常:如果您对节目有什么意见或建议,需要了解节目相关资料、收听更多的节目,与我们在线交流互动,可以登录中国农村远程教育网、央广网。

  凤婷:同时欢迎您关注“农广微教育”微信公众账号,每天与您分享更多精彩内容。

  关常:我们的通讯地址是:北京市朝阳区麦子店街农业农村部北区24号楼,中央农业广播电视学校广播电视教育中心,邮政编码:100125。

  凤婷:好的,农民朋友、听众朋友,欢迎您继续收听中国乡村之声其他的精彩节目,再见!

  关常:下次节目再见!

【收藏】